尹明善花6亿欲打造

一个即将从中国足球地图上消失的地标城市,重庆力帆。,升级之后反倒是没有带来更多的欢喜,反倒是带来了更大的困惑。
  财富成都颜强专栏(作者:颜强)一样的足球,不一样的颜论。在第三季的节目中,网易副总编辑颜强将带来更有趣的深度策划、更多球星名帅的访谈以及更多的实地探营,当然还有更多的网友互动和丰厚奖品!此外除了每周五的完整版节目,每周一到周四还会推出一分钟的番外篇节目,更多趣闻更多专业知识,等您来看!
  一、《封面故事》

  本期《超级颜论》的《封面故事》事关重庆,关于一个即将从中国足球地图上消失的地标城市,重庆力帆在2014赛季从中甲升入到了中超,在整个升级过程中,力帆俱乐部的老板尹明善投资超过了7000万人民币,在2014年10月18日夺得了中甲的冠军,这应该是从2010年降级以来他们重新杀回了顶级联赛,但是,升级之后反倒是没有带来更多的欢喜,反倒是带来了更大的困惑。

  参考一下目前中超俱乐部它在中超保级的成本,如果从资金角度来讲的话,河南建业给出的保级标准是2亿人民币,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说“中超亿起来”,这也是亿万的“亿”字。这样的一种财政挑战可能是尹明善不愿意接受的,哪怕他坚持持有这个俱乐部超过了15年。

  在跟政府沟通没有明显的结果,而且俱乐部本身,俱乐部所依托的力帆集团这样的一个民企又面临着在金融以及房地产一些新开拓的领域当中成绩不佳,现在资金链并不是很畅通的一种经济状况呢,最终1938年出身,现在应该已经有76岁的尹明善,选择了放弃。据说重庆力帆俱乐部已经开始出售自己旗下的一些球员了,如果真的是把自己的球员卖走的话,那这个俱乐部真有可能从中超,从中国足球的版图当中消失。

  这十年尹明善一直在坚持,而最近这两年呢,应该说中国足球出现了一些大环境优化和转暖的一些迹象,但是在这个时候经营成本越来越高,对于一个民企来说,他很难再支撑下去了。最终他不得不作出一个商业判断,这当中可能也包含了在集团内部不同的声音,在家庭内部不同的声音,最终这个恶果需要承担的也包括了重庆当地的球迷。

  二、《少数派报告》

  颜强:2014年关于中国足球最后一条大新闻是“力帆消失”以及“重庆消失”,所以在这一期的《少数派报告》我将请来两位非常资深的人士,他们从各自的角度、从实际的采访以及从整个行业的观察来跟我们分析一下力帆出现的这个问题,一位是我个人特别好的朋友,专门今天早上从重庆请来的王印毅先生,这是一位著名的足球记者;另外一位是《全体育》以及《跑者世界》杂志的出版人张路平老师,有请两位。

  颜强:我们今天说的话题就是来自于印毅所在的城市,重庆,最开始提到新闻还只是知道力帆可能有点难以延续,中超的成本过高,现在进一步发生的新闻好象是这个俱乐部真有可能消失?

  王印毅:对,我今天得到的消息的话,解散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尹明善去意已决吧,没买家,关键是不能符合留在重庆的他的诉求的话,他就干脆不玩了,壳不要了,把球员卖掉就行了。

  颜强:“留在重庆”这个前提条件是哪里提出来的?

  王印毅:尹明善。

  颜强:尹明善自己提出来的?

  王印毅:我个人感觉尹明善还是多少有点愧疚吧,对于球队留在重庆是他最后的要求吧。

  颜强:这也是一位非常倔强的老人,企业家,已经是76岁高龄了,其实我们《少数派报告》会征集一些网络上的提问,这些提问有时候会显得简单粗暴,我们可能是从简单粗暴开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深入剖析的点。先看第一个问题“重庆力帆最终会被转卖吗?”印毅其实已经给出了答案。

  王印毅:现在的情况来看很难,能够满足各方买家和卖家要求的话,很难达成一致的意见。

  颜强:张老师是从甲A开始一直到中超。

  张路平:我俩在十年以前,联手做了很多重庆的稿子。

  颜强:渝沈之战。

  张路平:渝沈之战之后,反正来回就是重庆今天卖、明天不卖。

  颜强:我记得当初有一个很牛的标题,“伴尹如伴虎”。你选A还是B、C?

  张路平:我觉得不是转卖,解散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从历史的角度看,现在中国的职业联赛进入了一个“恒大时代”,以前我们说“甲A十年”、“中超十年”是这样来断代的,现在是“恒大时代”,2010年以后,和“前恒大时代”,“前恒大时代”俱乐部的特征就是它是经济型的,索爱型的,向政府索爱,足球是我的筹码,关键时刻拿出来我从政府那儿换现金、换政策、换地,现在这招不灵了。

  颜强:其实这里涉及到了一个敏感的话题,当地的政府,各地政府,到底需要对一个职业俱乐部给多大的支持?我的感觉就是,大概2000年前后是一个分水岭,在那之前还有过像“成都保卫战”,现在看来是很离奇的一件事儿,凭什么省政府保护职业俱乐部,而职业俱乐部就应该依托市场,是相对自由的竞争,政府的干预是不是把这个游戏规则打破了?而这之后之中制式都是在下降的,我们看到了不仅仅有重庆现在这种状况,以前西安、深圳、辽宁,可能都出现过这种状况,包括大连,张老师如何看这方面的问题?

  张路平:我接着刚才说,进入“恒大时代”以后几乎是完全职业化的,重庆的现象,政府支持力度的减弱不仅是重庆的问题,全国一盘棋都是这样的,可能大家认为政府拿点儿钱很容易,其实很难,比如说重庆市长给力帆一两百万,我觉得这是可能的,比较好运作,但一两百万解决不了问题,但要动千万级的钱,如果没做预算,市场做不了这个主,年初做预算没这笔钱,这钱从哪儿出,体育局肯定没有,从哪个部门出?不是市长大笔一挥这钱就来了,没这事儿,等三四月份做预算的时候,如果做就做进去了,如果没做肯定没戏,但等到明年做预算,力帆撑不到那个时候。

  颜强:从原则上来讲不应该政府干涉这事儿,政府为什么要为职业联赛、职业俱乐部买单呢?

  王印毅:我觉得中国这个市场还没有完全市场化、产业化的情况下多多少少还是需要市长做一些事儿,但我觉得更重要的,企业自身应该有一个如何利用足球这个品牌、这个杠杆来做大这个产业的这种思路。

  张路平:国内从政府层面表现出来现金支持的,只有我们北京,三大球都有支持,但是政府给国安的那种支持其实也是象征性的,远远不足以国安的投入,但是其它城市的支持,一般来说是给政策,但政策现在也没有,要钱没有,政府现在是“两铁”,铁嘴钢牙,铁石心肠,基本这事儿就定了,你们自己玩儿去,不是嫌政府的手总主导这事儿吗?我就交给市场了,你们自己玩,而且有的城市玩得很好,所以它更加觉得自己没有义务了。

  颜强:举个例子呢?

  张路平:比如广州,就玩得很好,政府就不需要投钱出来,政策有没有我们看不到,应该是有的,要不许家印不会那么玩,但人家就玩得很好,人家还两支中超队,明年会玩得更火热,所以有这个例子摆在这儿,其他政府就有话说了,我不需要去支持,你们就向市场看齐就行了,能玩就玩,不能玩你退。OK。

  颜强:据我所知带来的结果就是经营成本特别高,这也是尹明善不愿意支撑的原因。

  王印毅:现在赤裸裸的要钱对政府来说是很难的,我知道的北京,包括大连,可能有一些,钱不多,比如北京多一年,每年给1000万补贴,或者其它城市有几百万,这种现在在中超来说是杯水车薪,更多是利用政策,政策体现在很多方面,税收、土地,各种形形色色的“看不见的”,俱乐部如何运作,刚才我们又说到另一点,恒大能成功是在于俱乐部职业运作能力强,但力帆,我觉得它15年来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它没有真正的职业化。

  其实力帆的钱花的真的不少,我觉得尹明善最早也尝试过如何把这个品牌多元化,多元化以后商业化,包括也做了很多,我们知道,力帆酒、力帆防盗门、力帆冰箱……做了各种贴牌,都做过,但这条路没走通,没走通以后,他可能觉得足球这个品牌对企业自身来说没有太多的商业价值,更多带来的是一种政治的价值和社会价值,所以说他就没有继续探索下去,而且我更觉得他还是没有用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儿,这可能跟最早他跟陈宏、石雪清等足坛职业经理人合作失败有关系,可能有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所以后来他没有用真正专业的职业经理人帮他运作俱乐部,所以我觉得他最大的问题,15年来,力帆没有建立自己的运营体系、青训体系,包括文化体系,我觉得这方面来说,他这15年最大的失败就在于这个地方,所以我一直跟人说,可能尹老板这15年来更多的没有把足球当成一种事业,当成一种产品来打造,更多是把它当成一个工具,当成一个载体而已,我觉得这是他这15年来没有成功的很大的原因。

  颜强:印毅这段讲述我听到了,他做了贴牌,希望能够实现品牌转移,这件事情其实恒大也都在做,但恒大至少做成了,我觉得恒大冰泉应该是做成了,到后来什么咔哇熊之类的就有点变态了,但不管怎样,至少品牌转移执行方面做到位了,不管怎样还是企业执行力的问题?

  张路平:我还是用我的传统思维看这个事儿,尹明善这15年,一直想是玩票的角色,他始终下不了海,他可以在岸上唱两句,荒腔走板,但始终不能站在舞台的中间字正腔圆的唱戏。许家印上来就在舞台中间,就是主角,力帆一直很边缘,他一直把自己当成印毅说的“工具”,或者“把玩件”,我喜欢这个东西,我需要这个东西就玩它,早晨起来溜溜鸟,溜溜狗,但这个东西如果代价很高,那就不是喜欢、兴趣的范围了,代价太大我就不玩了,玩不起了我不玩,因为恒大已经把中超的门槛炒得非常高了。

  颜强:对。而这样一个过程最终流失的是自己15年的积累,或者说15年而无积累,15年时间就流失掉了,这当中6亿人民币的投入也就这样消失了,而且我觉得最大的伤害是对重庆这个足球市场带来的伤害。

  王印毅:对,刚刚火热的足球市场,很可惜,去年中甲的上座率达到了差不多2万人,这是很难得的。

  颜强:中甲上座率2万?

  王印毅:对。而且后来是一票难求,因为重庆这边考虑到安全的因素限制了球迷进场的人数,所以基本上如果放4万人的话,肯定有4万人,这个市场我觉得太可惜了,突然一下子,本来重庆就是一座球迷很文明的火城,现在突然一下,如果这支球队没有的话,我觉得这口气要好多年才能缓过来。

  颜强:其实今天我们在现场就看见有两个同学穿的是重庆力帆俱乐部的球衣,我们一会儿可以和这两位做点交流。先看关于这个话题的第二个话题,尹明善作为一个足球俱乐部的老板,给他怎样的评分?优、良、合格、不合格?张老师。

  张路平:合格吧,很辛苦,因为他作为俱乐部老板,我想一个就是他对政治行情的洞悉到位了,重庆多复杂呀,这十几年,他一直处在政经博弈的前沿,屹立不倒,而且事业还越做越大,我觉得它这方面做到了,对政经的东西;第二,对商机的把握也基本合格,所以我觉得它是一个比较成功的商人。但作为俱乐部的老板,我刚才已经给他定位了,他是玩票的角色,还没有下海,他没有下海的能力。

  颜强:所以他都不见得是一个严格意义上俱乐部的老板?

  张路平:对,我觉得他很本份,是一个……相当于我们说……颜强:您虽然选的是C,但我听出了您的真实答案是多少?王印毅要给个答案。

  王印毅:我觉得应该一分为二的来看,主观上、从情感上我觉得可以打合格,因为他的确付出了很多,不管是心血还是钱财,还是现在这种感情,真的,我觉得作为一个重庆的足球人,大家理智来说、冷静来说,应该感谢他。但另一方面,我觉得从一个专业的足球俱乐部的职业化老板来说,他是不合格的,就是刚才张老师也说过了,他的运营方式,包括他用人的方式,他跟许家印比的话,我觉得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没有让专业的人、职业的人来做职业的事儿,你看,恒大也砸钱,力帆最开始进来也砸钱,但我觉得恒大,许家印放手让职业化的人去干。但尹明善的话,又回到刚才的话来说,他就没有用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儿。有段时间他特别上心的时候什么事儿都管,这让下面的人就没有太多施展的空间和余地,有一段时间他又什么都不管,这个俱乐部就相当于放养式的在那儿勉强生存。

  颜强:所以我们如果完全只是纠缠于力帆这个话题,得出的可能更是一个足球企业管理的问题。

  王印毅:对。

  颜强:但如果再放大到全国层面上去看,前面我们说到了,重庆这么一个足球市场的消失如果从中超角度来讲,是非常非常可惜的一个迹象,而以前出现过大连的消失,西安的消失,沈阳的消失,这一系列的状况会对未来的职业顶级联赛带来怎样的影响?

  张路平:其实正常的,我觉得既然职业化嘛,就生死由天,你玩得下去就玩,玩不下去不要玩,我们谁也不要说离了谁就不能过,说重庆的球市消失了会怎么样,四川早就消失了呀,成都的金牌球市十年以前就没了,中超现在也没有受影响啊,一定会有人接棒,只是以不同形态进行,我一点都不担心,可能和重庆没什么关系……颜强:主要你们石家庄今年升级了(笑)。

  张路平:我们石家庄也很愁啊,怎么办啊,我们两个亿才能玩,谁给我呀?从哪儿找去呀?石家庄没这么大的企业。

  颜强:但另一方面,中甲时代平均每场都有上两万甚至更多的上座率,这些球迷的心情,他们的归属感,这一点我觉得是最为悲哀的,现场就有两位应该是力帆的球迷,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话跟我们两位嘉宾进行交流吗? 这小伙子是重庆人吗?

  现场球迷:对,我是重庆的。

  颜强:说两句重庆话听听看。

  现场球迷:大家好,我是重庆人,地地道道的重庆人。我想说的是,重庆力帆这个问题不单单是这一个俱乐部的问题,我觉得是整个中超的问题,就因为我是体育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学生,我从一些渠道了解到,IMG这个公司曾经在上个赛季作出一个报告,说中国今年的地产足球可能会有一个倒闭潮,因为整个中国房地产都不景气,而中国各个俱乐部和房地产多多少少都有一定关系,如果房地产不景气会导致他们资金链的断裂,所以如果重庆足球解散了,马上我们也看到了沈阳中泽也不玩了,我觉得这是多米诺骨牌效应,以后会连锁反应,会有很多俱乐部坚持不下去,所以这不单单是我们重庆足球的问题,这也是中国足球的一个问题。大的俱乐部疯狂砸钱,小的俱乐部连苟且偷生都没法儿做到了,对我们压力很大。

  王印毅:我很同意这个老乡小兄弟的观点,真的,刚才张老师说的我多多少少有一点不同的意见。

  颜强:非常好,我就等这个。

  王印毅:因为我觉得现在中国足球露出了冰山一角的泡沫,已经到了这个临界点,我觉得多多少少相关足球行业的监管人、行政部门应该多少注意,刚才说的,力帆只是一个典型,是什么典型?中超很多俱乐部不职业的典型,不仅是力帆,我也接触过很多俱乐部,其实它们大多数跟力帆也差不多,好象记得之前……是德国足协吧,说很感慨中国足协为什么只有这么几个人在做这么多的事儿,完全是不可想象的,很多中超俱乐部有多少俱乐部能够达到国外那样,人家那个俱乐部分工那么细致,这么集约化,可能颜总到国外很多俱乐部也看过,包括我所了解的,包括法甲里昂这种俱乐部,一个俱乐部也有上百人,国外的人力成本比中国高,我们看一下大多数中超俱乐部,一个人管很多摊儿,就拿力帆来说,可能力帆俱乐部真正就十来人左右。

  颜强:我觉得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这位同学的回应,也是我的一点想法,在经济发展过程当中如果没有泡沫,那是不正常的,所以泡沫的存在是正常的,只是泡沫的比例,它对于经济母体的影响有多大,要是完全没有泡沫,大家都回到原始时代,那是不可能的,不可能倒退,这条路既然走上了,有了5亿成本之后,不可能降低到2亿成本,中国足协不是有N多次颁布“限薪令”吗?限薪有用吗?所以这是一个非常让大家痛苦但是又不得不接受的现实。另外那位同学有什么可说的?

  现场球迷:我就站在我们重庆球迷的角度说一下吧,首先我们还是很感谢尹总这十几年来的投入,让这个城市有那么一个顶级联赛的球队,像包括我们周围的省,像西安也是,现在没有了顶级联赛,包括四川也是,职业球队也没有了,所以我们作为球迷还是很感谢,十几年来一直有那么一个职业队能够不停地支持下去,但却是我们也感受到这十几年来,我们球队的成绩,包括尹总工作的投入的态度,还有对于球队职业的理念还是可能确实有一些不足的地方,所以我想,目前重庆,像尹总那么一个坚定的态度想要退出,对于我们球迷来说,可能现在希望的就只是把球队这样一个种子能够彻底扎根在重庆,把根留下,让这个球队存在,至于这个球队是谁来管理,这个球队叫“重庆什么,我觉得就现在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现场球迷:主持人好,因为我普通话比较差,就少说一点,因为我从小就在重庆长大,从小就很爱看足球,因为以前一直是看欧洲的转播,家长也不爱带去足球场,以前是跟着同学偷偷跑到洋河去看,一下就震撼了,重庆的话,连一个体育频道也没有,专业的,力帆那支球队一直在那里这么多年陪伴我小学、初中、高中吧,现在没有了,真是很伤心,没有别的什么。然后就很感谢力帆,让重庆那个地方一直存在一支球队,一直让我们有感受足球的氛围,感觉类似于欧洲足球的氛围。谢谢。

  颜强:大家都觉得惋惜和遗憾,但是这样的一个成本我觉得……王印毅:现实是很残酷的。其实尹明善也在努力,他也想把这个球队留在重庆,但留在重庆,这么短的时间,你需要找一家买得起还能玩得起的企业出来……颜强:看最后一个问题,未来还会不会有更多球队被转卖或者消失?不光是转卖,或者消失,或者说产生其它的变异。会还是不会?

  张路平:市场经济一天有无数个企业注册,也有无数个企业倒闭,足球也一样,很正常,重庆也好、中泽也好,包括石家庄的俱乐部也好,只是一个开始,以前很多都是这样的,著名的大连万达退出、大连实德不存在,大连阿尔滨降级,都存在了,只是事情发生在重庆身上,重庆很敏感,其实我对这个事情很看淡了,我觉得来来往往,不过如此。 任何一个城市,不仅是省会城市或者直辖市,就是地级市都希望自己有一个中超球队,但那是不现实的,这个城市的经济实力能不能撑起现在的中超队,这是问题的关键。

  王印毅:力帆只是开始,冰山上的一角,上一个话题也说到了,现在有泡沫是好事儿,是刺激,但我还是觉得像中国足协,包括中超公司,特别是足协,应该有一些监管政策,限薪那条路肯定不行了,我觉得可以效仿欧足联的“财政公平政策”,如果欧足联不限制,这么多大老板随便买人,梅西3个亿,一样买,现在他不敢买呀,如果负债严重的话,那是没法儿玩下去的,所以我觉得中国足协在这方面是不是应该考虑了?老是这样无休止的,因为我接触一线多一些,现在行情涨价的幅度真是很吓人的,一个外援真的,像巴西的幅度,是两倍三倍,像山东鲁能把巴西球员的价格炒得多贵呀?人家现在真是把我们中国人当人傻钱多了,中国再有钱,也不应该这么烧。

  颜强:我们能够容忍泡沫,但不能接受泡沫胀成气球了,这一点我觉得是需要监管的,整体投入可以设一个上限,接近上限没问题,但如果是完全突破上限N多倍,那谁还能跟你玩?如果一切按照恒大的标准来玩,未来连这些国企都不见得愿意承担这个成本,哪怕他有这个能力。

  王印毅:我觉得恒大和国安可以这么玩,我的球市好、票房赞助高、商业赞助高、收入多,就可以多买人、多花钱,但小俱乐部只能走小俱乐部的路子,重视青训,通过青训来产生效益,各种方式都可以尝试,但一定要控制债务,很多俱乐部,像阿尔滨,基本上没有多少收入,除了卖人,胸前广告也没有,球市也差得一塌糊涂,辽宁队搬到了盘锦那个随队记者都说“鸟不拉屎”的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场比赛球迷比警察还少,你说它怎么经营?没有经营的概念。

  张路平:现在从政府层面干预中超是不可能的,因为2014年中国政府最大的特点是放权简政,从体育总局到主管中心,但在职业委员会包括中超的层面限定一下是可能的,历史也给了这样的机会,恒大大肆买人的时候很多俱乐部是有意见的,我们玩斗地主游戏,15个农民斗一个地主,总是能斗过去的,但我们当时没有抓住机会,鲁能开始跟风了,我有电、有钱,可以跟上去,上港有船有钱,可以跟,现在有四五家俱乐部可以玩这个游戏,下面的中小俱乐部已经没有话语权了,甚至中超公司也没有很大的话语权,所以这个游戏,我们从公平竞争也好,从美好的愿望也好,理论上是可行的,事实上是控制不了的。

  颜强:不管怎样,2014年我们面对的这个话题就是重庆给几十万重庆球迷,给中国足协留下的一个巨大的遗憾。节目最后还会从球迷反馈出来的一些声音挑出了三条他们各自的讲述,在这方面,我们先把这些球迷的ID名称隐去了,希望两位帮我们挑出最有趣的一条,标准只是有趣,没有别的,回头我们会给这位球迷赠送一件他自己挑选的真品球衣,看观点一:

  “力帆事件无非是俱乐部造血功能不足,需要母公司不断输血,一直认为中国的球队必须城市化、社区化,把服务球迷放在首位,这样才是打造百年足球俱乐部的基础。”

  观点二:“冲超前投资7000万却没想过保级费用,若真只是因为没钱而退出,确实会被老板当初与现在的逻辑所折服,膜拜其任性。”

  观点三:“从力帆退出中超我们需要反观俱乐部有钱就能任性的行为,不能把足球变成贵族球队烧钱的运动,有钱就能夺冠,这样循环下去,投资足球的企业会越来越少,两极分化也会更加严重。” 两位觉得哪个观点比较有趣?

  王印毅:我觉得观点三比较实际一点。

  张路平:观点三吧,“有钱任性许家印,没钱任性尹明善”,基本也就这样了。

  颜强:大家都是“任性”,看看观点三是哪位,“永远的齐祖游”,这位朋友回头我的同事会跟你联系,感谢两位带来的探讨,我们不可能期待我们这些媒体人探讨能得出什么结论,但不管怎么样,最终让大家觉得痛惜、觉得惋惜的还是未来一年没有本地足球可看的重庆球迷。谢谢两位。

  =======

  欢迎大家关注颜强老师的个人官方微信号“yanqiangsports”,颜强老师每天都会在这上面更新自己的专栏文章、发表个人随笔感悟,并与大家进行互动交流,欢迎大家搜索关注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哦!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 注册

新浪微博快速登录腾讯QQ快速登录

文明上网,理性评论 | 欢迎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财富成都立场。 
最大支持255个中英文字符 
全部评论() 最新评论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获得每日精选资讯
官方微博

更多>>最新资讯
尹明善花6亿欲打造
尹明善花6亿欲打造

一个即将从中国足球地图上消失的地标城市,重庆力帆。,升级之后反倒是没有带来更多的欢喜,反倒是带来了更… #颜强

中国概念,投资升值
颜强专栏:冷夏
颜强专栏:以人为本城镇化
颜强专栏:财富论坛能留给成都什…
伊顿公学里的中国“父母团”

广告位空缺中,如有需求请联系站长

更多>>热门资讯
过年烟火的社会心理

摘要:一个个春节过下来,我突然感觉到,春节期间,各种仪式性的活动和聚会都可以没有,唯独烟花爆竹不可缺… #颜强

“撤离中国”的阴影
不会讲故事的中国电影
颜强专栏:茶杯里的战争
颜强专栏:肥胖背后的商业机会
伊顿公学里的中国“父母团”
推荐服务Recommend Service
深入财富成都
创业交流
交流站
案例
人物
故事
新蓉商
智库分享
专栏
TA说
分享
成都头条
快报
奢华人生
热点话题
读图
财富论坛
最新动态
关注500强
孵化器
官方发布
天府新区
天府快讯
政策
组团
会员服务
智慧社区
推荐服务
合作伙伴
帮助中心
关于我们
RSS订阅
网站地图
加入我们
寻求合作
寻求报道
常见问题解答
投资项目库快捷导航
[{"url":"http:\/\/www.chengduvip.cn\/","img":"http:\/\/www.chengduvip.cn\/data\/upload\/photo\/Banner\/2018\/02\/b\/5a8e816b9838a.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