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老了,没有人养

老人为什么变“坏”了?除了经济因素,你大概要理解一下“无缘社会”这个概念,即“无血缘、无地缘、无社缘”。
  财富成都智库力荐(作者丨田川君)年轻的时候人人都是以社为家的“公司战士”,年老以后又被嫌弃是“老而不死”,本该退休的年纪还要继续发挥余热,否则无法生活。死了也没人知道,发臭了最后被邻居发现,草草完结一生。在人力最不值钱的年代投身社会,在老龄化社会里老去,人生的每一步都是时代的眼泪……别害怕,我说的是日本被牺牲的一代人。

  一、 无缘死:日本老年人的末日图景

  根据日本“人口普查”,2013年第十次厚生省《国民生活基础调查》,全国65岁以上的老年人数已经达到了3384万人,占比达26.7%,超过四分之一。而被归类于社会低层的贫困老人群体约为800万,也接近四分之一。

  2013年日本性别、年龄的相对贫困率情况,图引自社科院日本研究所随着少子化和老龄社会的加剧,一方面老年人在不断增多,另一面国民养老金入不敷出,医疗护理成本却越来越高,养老问题已经是整个社会最沉重的负担。老年人被迫走向犯罪一途,因为在监狱里可以得到免费周全的看护。

  三名老年囚犯被狱警带入佐世保监狱

  现如今,每五个囚徒中就有一个是65岁以上“银发罪犯”。更要命的是,60岁以上的老年罪犯中,超过40%会在出狱半年内再犯,“六进宫”的人数更高达36%(东京警视厅2016年数据)。他们多半干些小偷小摸的勾当,然后就被合法的送进了“养老院”。

  老人为什么变“坏”了?除了经济因素,你大概要理解一下“无缘社会”这个概念,即“无血缘、无地缘、无社缘”。

  单身人士越来越多,生育意愿大幅下挫,和家人同住比例也渐趋下降;乡村的年轻人想到城市发展,去了就流离在都市里面,极少回乡; 人们沉溺于网络,真实生活中缺少朋友。

  独居老人比例示意图,引自内阁府《平成28年高龄社会白书》(平成28年即2016年)大家都丁克,都不婚,人情又寡淡,疏于照顾的老人容易孤独的死在家中。而鉴于“无缘死“现象越来越多(日本每年超过3.2万人),最后依然需要社会帮助料理后事。为此还出现了专门负责收纳清理的职业——遗物整理士。

  整理士Masuda在东京的公寓里为“无缘死”老人清理房间二、中日两国老人谁更惨?

  对中国人来说,在写字楼里挥汗如雨,焦虑无望却相信着努力付出终会获得回报,才是八零后、九零后这些社会中坚力量的常态。

  不过,“被牺牲”的一代日本人,离我们并不遥远。其实不用等以后,养老问题已经提前对我们动手了,不仅自己,父母这一辈也遭了殃——对照一衣带水的邻居,八零后和九零后可以大致勾勒一下自己的晚景。

  单纯以人均GDP和人均收入看,我们的社会发展阶段大致相当于日本的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水准(1978年日本人均GDP约8776美金,中国2018年公布为8836美金),40年也基本是一个人正常工作的年限。即使国别不同也好像一个轮回,那一代的老人,看到我们也许会有当初自己拼命工作时的影子。

  2016年国内已有13个省份陷入支付困境,最严重的黑龙江社保亏空已超200亿,这还没涉及养老空账的“特殊国情”。形势倒逼着国内实行中央养老金调剂制度,以补住亏空。而拟于2022年实行的延迟退休新法,已经影响到了60后的退休安排。
  老人的陋室

  相比较下,日本直到2016年才因为安倍经济学的错误投资政策陷入养老金规模亏空,大规模的养老金抗议始于2004年改革提案,延迟退休是在1994年修订的《老年人稳定就业法》(1998年施行)。

  而相同发展阶段,1980年日本正推行福祉社会(《福祉行政措置》),分别将厚生年金和国民年金占社会保险的份额从9%和10%提高到了30%。考虑老龄社会和延迟退休还是很遥远的事情。

  再说人口老龄化问题,2017年国内都已经选择不公布出生率了,而就2016年日本数据为1.4,中国名义数据为1.6(世界银行发布,每名妇女的平均生育数量),而实际生育率可低至1.047~1.243(综合马光远和媒体观点),十年内就将面临人口拐点。

  论比惨,我们提前胜出了不少。

  三、豆瓣:养老收尸靠互助?

  加入社群性质的团体,互相取暖寻求慰藉,不失为对抗无缘社会的好选择。豆瓣网友还发起了“孤寡人士中老年送医收尸互助小组”,在这个自嘲、焦虑和无望气氛弥漫的小组中,我们采访了组长竹叶青。

  被抑郁症困扰的竹叶青,想要将自己从繁琐人际关系中解脱出来,本身并不热衷与线下或抱团取暖的活动。

  她认为这个小组并不是为了什么明确的目的而建立的,只是个“概念组”。相较于频繁的与人接触,竹叶青更热衷于自己的爱好。“世界上有趣的事情太多了,并不是只有交际啊。”她说。

  而谈起对养老的看法,竹叶青表示:“我觉得无缘社会,保险就显得特别重要了,不然一旦大病真的就要无缘死了,该做的、能做的事情还是要自己完成的。”

  当老龄化不可避免,当人们不再热衷于社交,那么我们是否无可避免的会陷入无缘社会?而一旦陷入无缘社会,我们的晚年是否也会被沉重的医疗负担拖垮?

  四、医疗的大刀是否饥渴难耐

  人一生无外乎“生老病死”,全都与“医”有关,老人养护和医疗对于老龄化社会是不可承受之痛。当“医”与“老”结合到一起时,养老院和医院轻易就可以对自行ATM打出一拨伤害。

  我们就养老院与医院的“常规操作”以及哪里水更深一点的问题,与从业者交流了一下意见。

  “以药养医”阴魂不散

  医疗器械和药品推销早已渗入养老机构,甚至和院方达成了统一战线。曾在三甲医院工作,现在供职于某养老机构的医生王林告诉虎嗅,剪羊毛的“行规”中,有绩效和提成两种办法。

  “算是创收吧。”王林医生总结道,“有老人买的话,会增加我们月底的业绩。”

  你得吃药

  至于直接提成,则主要体现在用药上。

  给患者使用的常规药品,药商给院方和医生提成。“药代会直接找我们沟通。给患者用了以后,一瓶给你多少钱。”王林医生表示,“报销都是正常流程。”

  “以药养医”阴影下,养老院的医生也已沦为药厂和器械厂的推销员。

  养老院和护工也是迫于无奈,因为家庭压力太大。“工资很低,你只能以这种方式拿提成,挣的钱才够用。”他也强调,“医生的动力是改善生活质量,提成多一些就好,不会害怕得罪药厂的厂商。”

  即便是拒绝医药器械推销的某三线城市高端民营养老院院长胡小天,也坦承,无法准确识别和阻止那些假装是入院老人孙子孙女的推销员。

  养老院制度至今还不完善

  养老和医护行业的乱象还不仅体现在创收猫腻上,制度和理念的落后同样会让你的晚年生活毫无尊严。为此我们采访了先后供职于多家养老机构,从业经历丰富的护士李青女士。

  李青认为国内养老业非常不成熟,“没有完善的制度,也没有行业标准。”

  最大的问题就是医保有户籍门槛,北京的养老院只能接收本地老人,外地医保用不了。但是河北的养老院却可以收治北京老人,像燕郊地区,北京老人扎堆。

  其次,医养结合依旧不完善,北京地价过高,养老院选址没法准确对接医院。但病房空间也严格受限,很多器材装不了,老人出了问题还得送医院。

  而对于护理理念上,护士李青认为这方面差得更多。护理应注意锻炼保留老年人自理的能力,李青告诉虎嗅:“除了长期卧床,哪怕有偏瘫,比如左边,也会让这个老人用右手拿衣服给自己穿。”

  而实际操作中恰恰相反,国内护理大部分都是家政转行的。一对多照顾老人,为了节省时间都喂你吃,完成任务了事。

  当然养老院为了创收也会从老人身上做文章,护士李青曾被要求推销纸尿裤、洗发液。这一点上王林医生也有体会,他工作的养老院曾给大夫卖产品立指标,卖不出的就会被威胁辞退。

  医院,吊瓶的森林

  “问题我们是医护啊!又不是营销,为什么要给机构担负卖东西的责任呢? ”李青既气愤又无奈。

  胡小天院长则承认,整个行业薪资偏低是事实,但他认为根子还是养老院收费本就不高。毕竟一方面百姓收入水平就那样,另一方面是养老院雇的人专业性不足。

  “大家观念上觉得服务业就是伺候人的,年轻人不愿意做。”胡院长反复强调。 “久病床前无孝子”,养老这种耐心活只能是50后来做,即使有年轻人,也基本是没学历没基础的农村青年人,待遇自然都上不去——高学历的医护人员抱怨工资低,迅速跳槽离开;院方则抱怨招不到合适的人,只能降低标准和待遇。

  整个行业好像陷入了恶性循环。

  四、无缘社会,何去何从?

  看起来,“无缘社会”注定要到来,而我们还没有相应对策。在采访中,从业者们都给出了他们的看法和建议。

  这是个从人情社会到无缘社会的时代,国内正处于养老观念更迭的分水岭。在胡院长看来,八零后、九零后的父母们(也就是五零到七零后),可能是最后一代“传统意义上的孝子”,目前这些住养老院的老人们,还执着地相信“养儿防老”,待在家中让子女赡养是他们的第一选择,去养老院是他们直到不能自理、迫不得已的选择,而且即便入院,他们还会要求子女经常探视。

  但是八零、九零后越来越信奉及时行乐,他们的父母乃至他们自己,都不指望子女为自己做什么。在“亲属赡养”模式解体的情形下,养老院和社区养老就是唯一现实的方案,也是未来几代人的主要归宿。

  而针对养老存在的灰色瓶颈,所有从业者都没有给出可行的方案,换句话说这个问题暂时无解。“没人做赔本买卖,几十年后的事谁敢打包票?”胡院长有些无奈。

  看病省钱?

  胡院长认为,以国人的诚信来看,很多东西都无法以一人之力解决。当年“只生一个好,国家来养老”,可是现在谁管呢?国外也有“时间银行”和商业保险等一些可行的例子,但现阶段这些模式都无望移植到国内。

  科技对抗衰老可能是现阶段唯一可行的方案。智能医疗、物联网、AI等技术都可以在养老上做尝试。

  胡院长以智能床垫作为例子,“躺在床上,心率血压就都知道了”,在他看来,未来机器至少可以替换一半的人力。

  “等到我们这一代老的时候,技术会发展得越来越先进。”身为80后的胡小天表现出了难得的乐观。

  (虎嗅注:应被访者要求,王林、李青、胡小天为化名)*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田川君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51106.html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 注册

新浪微博快速登录腾讯QQ快速登录

文明上网,理性评论 | 欢迎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财富成都立场。 
最大支持255个中英文字符 
全部评论() 最新评论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获得每日精选资讯
官方微博

更多>>最新资讯
高层预警!泡沫狂欢的日子即将到…
高层预警!泡沫狂欢的日子即将到头

本篇文章通过对吴晓灵、周小川、楼继伟、易纲等中央财经领导历来讲话的深入分析,对当前经济态势发出重磅的…

P2P 平台频频爆雷,如何避免…
建公园城市、死磕产业……202…
日本败落,皆因美国疯狂打压?
当你老了,没有人养
人民日报:美加征关税对我影响可…
更多>>热门资讯
谭雅玲:成都可率先布局汇率市场…
谭雅玲:成都可率先布局汇率市场

城市发展当中,各地如果能够实事求是的去发展,未来带来的是契机,如果不能实事求是的发展,对未来来讲应该… #谭雅玲

景平:川藏需建立统一大产权市场…
从创新工场的投资逻辑看移动互联…
谭雅玲:互联网时代金融变革的三…
李开复的启蒙人教你创业如何选人…
李开复:先参与创业再主导创业
推荐服务Recommend Service
深入财富成都
理财
干货
股市
众筹
资金
黄金白银
原油
投资
北改
项目融资
土地拍卖
产权交易
政府招商
金温江
创业
交流站
案例
人物
故事
孵化器
情报站
快报
力荐
展会
专栏
奢华人生
热点话题
读图
TA说
分享
财富论坛
最新动态
关注500强
官方发布
天府新区
天府快讯
政策
组团
会员服务
app开发
智慧社区
推荐服务
合作伙伴
帮助中心
关于我们
RSS订阅
网站地图
加入我们
寻求合作
寻求报道
常见问题解答
投资项目库快捷导航
[{"url":"http:\/\/www.chengduvip.cn\/","img":"http:\/\/www.chengduvip.cn\/data\/upload\/photo\/Banner\/2018\/02\/b\/5a8e816b9838a.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