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复盘真格5年:投啥?

真格基金投资的灵魂核心,不是数据和模式分析,不是同业竞争对比。我们只做一件事情,投人。

  财富成都创业交流(本期主角 徐小平)先说一个题外话。前段时间,我的好朋友蔡文胜,在上海的格隆汇决战港股峰会上,说和小平、开复做了一个天使会基金,全亏了,没有一个成功的。我觉得文胜只讲对了一半:天使会其实不仅有文胜,开复,我三个人,还有雷军,薛蛮子呢!


  其实文胜本质上说的是事实。

  2011 年,前面提到的这些朋友加上杨向阳、曾李青、何伯权、倪正东、包凡、季琦、吕谭平十二人,一起发起成立了中国天使会。成立天使会目的,是促进中国天使投资事业。大家商定,每个人交 100 万人民币作为会费。大家也不能把这个会费沉睡在那里,就提议用这个钱来做一些投资。天使会半年聚会一次,每次由大家自愿带几个新项目来面试、投资。我们总共投了 8 个项目,但我们很快就决定不做了。原因很简单,就像文胜说的,我们发现天使会大佬集会,没有一个责任人,无法成为一个投资主体。

  当然,回头看,如果我们要赚钱也很简单:雇一个 GP 资金管理者,给他正常的 2/20 的激励机制,他会天天盯着大佬们要好项目,大佬们为了尊严还不得不给。如果我们这样做了,我相信它会成为世界上回报最好的基金。但这与天使会的宗旨不符。所以文胜所说,完全属实,我在这里提供一些背景细节,让大家更多了解一个基金的成败逻辑。

  三个痛失的投资机会

  谈到文胜,我就讲一个我跟文胜之间一个没有发生的投资故事吧。2012 年夏天,我和蔡文胜等一些朋友去西班牙旅行。到了巴塞罗那,我记得是巴萨罗那著名的高迪建筑圣家族教堂下,我们提到 Facebook 刚刚以 18 亿美金收购了 Instagram。这时文胜说:按照 Instagram 的用户数据估算,美图秀秀应该值 100 亿美金。而当时美图秀秀的估值才 2 亿人民币。

  我当时虽然心里感到震撼,但并没有就这件事去和文胜继续讨论。因为我想,我是做天使投资的,要有天使投资人的尊严,我们不投 A 轮。好吧,现在美图秀秀马上要上市了,同志们想想,那个时候如果我投了美图,现在就会赚翻,可以做很多的慈善了。我们已经约了文胜要在美图上市的时候,去香港为他庆贺。但想起 2012 年夏天在巴塞罗那圣家族教堂下面和文胜的对话,我会感到郁闷——上帝为什么没有给我投资美图的启示!

  美图不能算是我的失败,毕竟这只是朋友之间的一次对话。而下面才是我做投资以来,一个真正错失的项目。

  这个事情也发生在 2012 年。我记得那是 2012 年 10 月金秋,我们去硅谷找项目,到达之前还去 Napa 河谷去观光了两天。到了斯坦福,一个小伙子,带着对我的认同和期待来找我。我记得我是在我们硅谷租的 Airbnb 家里跟他见的面。小伙子拿着一个像名片那样厚薄的显示屏,说我们一群清华本科毕业、斯坦福的博士,还有几个 IBM 的科学家,一起辞职出来准备做柔性显示屏。现在估值 3000 万美元,希望我投一点。虽然他们都很优秀,符合我们投资出色人才的标准,我确实是想投他们的。但我一听 3000 万美元,脑子就自然闭上了。因为我还是觉得:我是天使投资人,我们不投 A 轮啊。天使投资,那时候平均估值在 300 万美元左右,30 万美元能够拿到 10%,而 3000 万美元的公司,我们 30 万美元才 1 个点,太贵啦。好吧,我就错过了这个项目。

  短短四年过去。现在这个被我骄傲地错过的柔宇科技,做出了世界上最薄最亮的柔性显示屏,上周报道,其估值达到了 200 亿人民币。一年前,他就到达了 10 亿美元。每次看到他们的好消息,我心里都心如刀绞。作为天使投资人的骄傲,被碾压得粉碎。什么是天使投资人的骄傲呢?投到柔宇科技这样的项目就是最大的骄傲,而不是什么估值、风险、和轮次。

  第三个我要分享的失败故事,是一个“可以自欺”的错误。什么叫可以自欺的错误呢?就是我们投到了在一个颠覆性行业里最早成立的公司,我们可以说是这个行业的先驱,但不幸我们也投到了先烈,而且在先烈成仁的过程中,我们还坚守阵地,与创业者一起壮烈牺牲了。回头看,我们也有严重的错误。

  我说的是汽车分享行业。真格基金没有投资到滴滴打车。为什么?因为我们在 2012 年初就看好共享出行,上半年就投资了摇摇招车,那时滴滴还没有成立。当时我兴奋得要命,我经常在我们办公室门口,看见有人在焦灼地等车,问你要打车吗,我来帮你摇一摇!人家以为我是神经病。但我在使用摇摇的时候,确实体验很不好,互动性比较差,常常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后来我看到滴滴崛起很久,我都没有用过滴滴。因为我为自己投资的项目深感骄傲,坚决支持,我已经投资了摇摇,还要滴滴干嘛。我们帮摇摇团队做了好多工作,政府关系,寻找团队,推荐用户,但这一切都不能抵挡住滴滴的崛起。我现在手机里还装着摇摇,但这个美丽的梦怎么也摇不回来了。这是一个特别悲伤的故事。

  我常常说,创业者不能用一次成败论英雄,对投资人也一样。所以,摇摇的故事,用励志的话来说,我至少为之奋斗过,梦想过,和创业者一起为此付出了心血,死而无憾!但投资人只看结果,不看过程。作为一个机构投资人,回报是唯一的成败标志。回报不好,说别的都没用。但是说实话,就摇摇这个项目,我依然可以自欺,因为毕竟我们是这个赛道里的第一辆车,只不过后来翻车了。而且创业者依然是我们热爱的创业者,他现在已经在做着其他有意义的事情。但这件事情值得我们总结,值得真格基金反思。面对类似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遇到很多投资人,越投越痛苦,哪怕他其实做得很不错。为什么呢?因为投资是一个没有终点的奋斗。你在这里做的越多越知道,这里机会太多,项目太多,但每一个项目又都是一个风险。投了,你可能血本无归,不投,你可能错失良机。所以你必将纠结,必将会错过。作为一个投资人,你可能一生都会在这方面左右为难,举步维艰。这就需要投资人进行反思、总结、提升,最后找到你的投资哲学。找到你坚信的哲学以后,是死是活都要坚守你的哲学。这样,才有可能找到一条出奇制胜的成功投资之路。

  两个差点错失的独角兽

  我为什么会犯这些错误,以及我们能够从这些错误里学到什么?稍后我会总结。不过在总结之前,我要先讲一下几个好的投资故事,展现一点真格基金的光明面。我不能只讲错误,讲完了大家就不投我们了。

  真格基金有几个差点错失、但是最终抓住了的独角兽,其中一个是找钢网。找钢网 2011 年的年底来找我们,他们要 800 万投资,3、4000 万估值,但是我只想给他 600 万,王东说好吧,晚上再接着聊吧。结果当天晚上王东约了险峰华兴的陈科屹吃饭了,一见面科屹就“ Duang ”敲定给他 900 万。幸亏我是科屹的 LP,科屹敲定后来找我,说徐老师,我们一人投资一半吧。所以找钢网其实是科屹雄才大略,贪婪无耻地先抢下来了,再仁慈地让我们投资了一半。现在这家公司,去年融资估值是 65 亿人民币,我想现在怎么也值 100 亿了。我们当初投的区区几百万,现在投资账面价值几亿。

  第二个差点错失的独角兽是依图科技。朱珑、林晨曦两个创始人 2013 年上半年来到我家里,我从下午 3 点钟跟他们聊到深夜一点钟,用完下午茶吃晚饭,吃完晚饭吃夜宵,到了凌晨又到我们楼下酒吧泡了一个小时,最后睡在我家!吃我的睡我的,还要跟我砍价,当时都崩溃了。聊到深夜的时候,我说好吧,我给你们 200 万美金 20%,这在当时,其实是一个天价了。我以为他们会感动得拥抱我。但是他们居然说,200 万美金 16%!我听了恨死他们了。就为这个估值我们纠缠了一个多月。

  我曾经专程早上 6 点钟飞上海,跟他们聊了一天,晚上 6 点钟再飞回来。我们就这么认真的去争取这个机会。最终他们咬死 100 万美元 8%,幸运的是我还是投进去了。现在依图科技已经成为国内人工智能最重要的公司之一,在国家各个重要方面,发挥着他们的作用。想起来我感到无限自豪和欣慰。

  五年回望

  找钢和依图,都是我在第一次见面就决定投资,给出 offer 的项目。虽然为估值问题有些惊险,但核心还是我们对于自己不懂的项目,依然能够快速大胆地做决策。俗话说,艺高人胆大。那么,真格基金投资艺术在哪里?我们的决策依据是什么?

  一直以来,真格基金投资的灵魂核心,不是数据和模式分析,不是同业竞争对比。我们只做一件事情,投人。但“想说爱你不容易”,要坚守投人的原则,真的非常难。

  我们开投资会议,天天有人说这个模式不错,这个数据不错,这个技术挺好,有同行在抢这个项目啊,他们已经有好几个 TS 啦……这些都会造成我们偏离投资的核心原则,即投人到核心原则。柔宇科技当时的产品虽然看起来一般,但从投人的角度来看,这 6 个人世界顶级的科学家、工程师,当代中国最优秀的科学创业者,他们把生命和职业生涯献给柔宇科技,光是他们几个人的机会成本,就是几百万美金一年。他们敢冒这个险,我们为什么不敢?这就是我做判断的依据,我投资决策的支点。

  很多企业,包括柔宇科技,在发展过程中,总有人说风险大,不可能。问题是,天使投资人投的就是大风险,赌的就是不可能。优秀的投资人就是在别人说不可能的时候,你能够看到可能。这就是伟大的投资人和平庸的投资人之间的区别。从这个角度来讲,如果我们真格要想继续投到好项目的话,一定要坚持我们自己的信仰,看到优秀的人就和他们一起做梦,别的都不管。投资人并不是各个领域的专家,你只不过手上有钱而已。投资人要把对梦对判断,交给你认同的优秀的创业者去做。坚守投人哲学,是我们的第一点反思。

  第二,投人哲学也要拓展。去年年初我提出了一个口号叫做 “From A To A” -- From Angle to A Round,从天使轮到A轮。错过了美图秀秀、柔宇科技,一部分原因是我们纠结于估值,觉得我们应该只投天使轮。天使轮,投资人是在黑暗中战斗,你所投资的项目只是在创业者的脑子里、计划里、电脑里、BP 里,找到最好项目的难度非常大。而 A 轮时,创业者的项目已经在市场上打仗了。从发现投资的角度,等于你从黎明前的黑暗,到了太阳升起以后,投资人能更清晰地看到一些成果和趋势,成功的几率会高很多。

  有人说,到 A 轮不就贵了吗?但好的公司有无数倍的发展空间。所以我在真格基金提出一个口号:不看贵,只看倍!多贵不重要,重要的是看有多少倍成长空间。我们今年投了很多估值几千万美元之间的项目,我们放进去一两百万元美元,虽然点数很少,但毕竟这些项目的风险已经大大减少,成功了,依然会有足够的回报。

  第三个反思是投人哲学需要拓宽。刚才讲了错过滴滴这个让人痛心疾首、但依然“可以自欺” 的错误。但我们不能再自欺:我们是在投资,不是在创业培训,虽然我们的培训很多,但依然我们是在做投资。假设说一个项目不行,我们就要用竞争对手逼迫我们的创业者。把他们逼疯,让他们疯狂学习,疯狂赶超。如果经过全部的努力依然赶超不了,这辆赛车仍然不可避免地要滞后——那作为负责任的投资人,我们就应该盯着快速前行的整个车队,抓住下一辆赛车。在这里我们的投资哲学是什么?项目做得好,就是创业者好。我们应该不断去追求这些最好的创业者,哪怕我们已经投资了竞品项目。

  帮助创业者,是真格的职责。但帮助创业者,还是为了基金的回报。Peter Thiel 在从零到一这本书里说,千万不要在不好的项目上花太多时间。但我在许多“不好”的项目上还是花了很多时间。我对此非常骄傲。只是我同时还应该更加积极地去跟踪市场上更好的项目。那些发展迅速、有可能竞争胜出的项目,即使我们在天使轮没有机会投到,我有责任在 pre A 或 A 轮时关注他们。

  真格基金 2011 年建立之时是 3000 万美元,现在我们管理着 6 亿美元、四期八只基金,投了 400 多个项目。我们投资这么多项目,并非是要依靠概率投出独角兽来。实际上每一个项目投下去,我都认为又一个独角兽又诞生了!虽然第二天醒来,我往往会感到后怕。

  这是天使投资永远的一种状态,你会永远在创业者航船的颠簸中跟着晕船。但是我们在这种遗憾和痛苦中,依然越来越快乐地前行。因为,我们相信今天中国的创业者,我们相信今天中国的创业环境,我们也相信中国创业的未来。我们要做的就是持续不断地、更加精准地找到优秀的年轻人,大胆的投资他们,为未来的中国商业领袖背书,也是为中国伟大的创业时代讴歌。这就是我们过去、现在和未来一直做的事。

  本文由 真格基金 授权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173021.html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 注册

新浪微博快速登录腾讯QQ快速登录

文明上网,理性评论 | 欢迎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财富成都立场。 
最大支持255个中英文字符 
全部评论() 最新评论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获得每日精选资讯
官方微博

更多>>最新资讯
黄峥自述:我的经历与思考
黄峥自述:我的经历与思考

除了拼多多,我最希望在未来能转型成真正意义上的科研人员,像富兰克林在40岁以后就不参与商业了

泡泡玛特神话破灭?
联网公司内斗有多黑?
企业持续增长都有一个核心要素
冯仑:更有可能成功的3类创业者…
俞敏洪:创业成果要靠这22句话…

广告位空缺中,如有需求请联系站长

更多>>热门资讯
创始合伙人之间如何让信任更长久…
创始合伙人之间如何让信任更长久?

创始合伙人有必要经常评估彼此之间的关系亲密程度,以及继续共事的可能性,出现问题及时解决。

创业咖啡馆年内或遭倒闭潮
2019年企业“活下去”的6大…
罗永浩去哪了?
不要等公司倒闭,才思考这3个问…
给你讲个笑话,我是创业公司CE…
推荐服务Recommend Service
深入财富成都
创业交流
交流站
案例
人物
故事
新蓉商
智库分享
专栏
TA说
分享
成都头条
快报
奢华人生
热点话题
读图
财富论坛
最新动态
关注500强
孵化器
官方发布
天府新区
天府快讯
政策
组团
会员服务
智慧社区
推荐服务
合作伙伴
帮助中心
关于我们
RSS订阅
网站地图
加入我们
寻求合作
寻求报道
常见问题解答
投资项目库快捷导航
[{"url":"http:\/\/www.chengduvip.cn\/","img":"http:\/\/www.chengduvip.cn\/data\/upload\/photo\/Banner\/2021\/12\/b\/61b995d468b19.jpg"}]